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财经频道  >  每日谈资
搜 索
“西红柿是菜”妻子识破暗语救出传销丈夫
2015-09-18 10:41:04 来源:大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日前,家住山西省运城市的葛女士向法晚记者求助,称其丈夫9月10日当天离家,“说是去燕郊干活儿,现在联系断断续续的,感觉很奇怪。我怀疑他进了传销组织。”

  葛女士说,丈夫闫先生平时在工地给工程队开塔吊车。虽然家住运城,但只要听说外地有工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带着行李出发,曾去过天津、山东、北京等地。

  “他们塔吊司机有一个QQ群,活儿都是在那里发的。”葛女士说,几天前闫先生所在的QQ群内传出一条招工信息:北京地区招聘塔吊司机,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部。

  这条消息之所以能吸引闫先生,主要是许诺的高工资。“他平时在外面干一个月也就挣5000块钱,但这条信息说一个月给9000块。”葛女士说,丈夫没有多想就于9月10日从山西运城的老家出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并于当天晚上8点左右,来到了与接头人商定好的燕郊行宫花园车站。这一切闫先生都通过电话,告知了家中惦念的妻子。

  线索丈夫暗语“西红柿是菜”妻子猜他在西蔡各庄

  “我知道他是先到北京,然后坐车到燕郊那边去的。”葛女士说,丈夫离开家外出打工,每天都要和她至少通四次电话。但从9月11日上午开始,丈夫的电话时断时续,让她感觉出现了异常。

  “我以前也在传销窝里待过一段时间,了解里面的情况,所以判断他的手机并不受自己控制,只是偶尔能接听电话。”葛女士说,她不断地拨打丈夫的电话,“一天至少打了一二百遍,有时能接通,他说话支支吾吾的,而且能听出是开了免提。”

  在一次通话中,闫先生和妻子进行了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他首先问道:“你今天吃了什么菜?”“西红柿!”妻子回答。他又问:“西红柿是什么?”“是菜呀!”妻子不假思索地说。“对,西红柿是菜,知道了吗?”闫先生强调了一下,随后电话被挂断,再也无法接通。

  葛女士反复琢磨这段奇怪的对话,“是不是他说的暗语呢?”她查询地图发现,燕郊有个村子叫“西蔡各庄”,与“西红柿是菜”谐音。她搜索新闻看到,燕郊警方在东、西蔡各庄村曾打掉多个传销窝点,这更坚定了她的判断。


 

  寻人

  挨家挨户敲门头目受惊放人

  昨天上午,法晚记者和葛女士一起来到燕郊的西蔡各庄村,路边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人,他们体型瘦削但精神十分亢奋。一位村民称,“这些人都是做传销的”。

  由于不知道闫先生具体在哪个院子里,葛女士和记者只能挨家挨户打听。寻找约两个小时后,葛女士接到了丈夫的电话:“他们把我送到了燕郊一个公交车站,你快来找我!”

  几分钟后,记者和葛女士在燕郊迎宾路口车站找到了闫先生。夫妻俩紧紧抱在一起,历经曲折找到丈夫的葛女士泪如雨下。

  闫先生说,因为妻子和记者四处敲门寻人,让村里的传销窝点不得安宁。有的传销头目受到惊吓后,甚至开始提着行李搬家。闫先生的上级在无奈之下,就把他放了出来。

  讲述

  夜里逃跑被抓回轮番训话

  5点起床上早课为躲避查处

  闫先生回忆这几天的经历时说,他被接到西蔡各庄村的一处大院时,见到院里四间房住了几十名年轻人,而且都是躺在地上,“当时我就反应过来了,自己是进了传销窝点。”很快,他的手机就被上级控制起来。

  他是一个新来者,每天都想着如何逃出去。上级看出了闫先生的心思,派人时刻守在其身旁,“哪怕夜里上厕所都有人跟着”。闫先生趁跟着自己的人不注意,猛地跑向围墙,但还没等他爬上去,就被几个追出来的人拽着脚拉了下来。

  随后,闫先生受到几人轮番言语教训,“这些天我一直想找个老鼠洞钻出去。”他提到,逃跑被追回来的人是会受到殴打的,多名村民向记者证实,村内每天都能听到逃跑者被抓住后群殴的声音,非常凄惨。

  “每天早上5点之前就得起床上课去,上到八九点钟结束。”闫先生说,传销窝点内每天的公开洗脑课被称作上课,之所以这么早,就是为了逃避警方、工商等政府有关部门的打击。上完课回到住处后,还要由对课程领会较深的人进行重复讲述,谈谈学习体会,以便加深记忆。

  中午、下午和傍晚,为避免在院子内聚集引起注意,传销窝点内的人就结伴出去,往偏僻地方躲藏起来,等傍晚快开始吃饭时返回。对于窝点内的饭菜,闫先生记忆犹新,“主要是一些土豆、茄子之类的东西,有时会有零星猪肉。简直是一场噩梦,我再也不想进去了。”

  怪事窝点旁诞生找人公司称两万元保证“捞人”

  在寻找闫先生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两名年轻人骑着电动车,一直在不远不近地跟着记者一行。等葛女士坐在路边休息时,他们走了过来。

  其中一名姓李的男子称,他们是一家“找人公司”的员工。公司有六七个人,专门负责在传销窝点附近帮着找人。只要事主给两万块钱,就能帮忙把人“捞出来”,安全送到家人手里,“找不到人不收费”。

  俩人表示,包括东、西蔡各庄,附近几个村子里“住了四五万年轻人,都是做传销的。”他们说,每天都有家属前来寻找亲人,但往往是大海捞针很难成功。他们公司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捞人”是轻车熟路。“这附近还有另一家找人公司,我们两家已经帮很多事主找到亲人了。”

  葛女士当时听了十分心动,经过讨价还价,她跟对方将价钱确定为1.6万元,商定找到人后付钱。随着闫先生被放出,这笔“生意”宣告流产。

  查处传销人员见警车就逃民警一走就回来打探

  昨天中午,闫先生被放出来之前,被窝点的负责人要求支付听课费、住宿费、伙食费等各项费用,无奈之下,为了尽快脱身,他不得不乖乖将身上全部的500元钱拿出来,交给对方。

  经过报警之后,燕郊派出所两名民警赶到传销大院,不过,见到警车进村,传销窝点内的人立即四散奔逃,不知所终,闫先生并没有能讨回自己的钱。

  下午5时许,警方撤离后,一名回窝点探听情况的人被闫先生夫妇堵了个正着,几经交涉,还是未能拿回钱财。燕郊派出所一名民警表示,将加强对传销的打击力度。

 

责任编辑:杨金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