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财经频道  >  国内
搜 索
国家电网或成首家公布混改方案央企 电改吸引民资难
2016-12-07 11:02:00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备受瞩目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又有了新进展。12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电网公司获悉,日前,国家电网在京召开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开展增量配电投资业务暨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运作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开展增量配电投资业务等重点改革举措及成果。有业内人士指出,这只是国家电网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领域迈出的第一步,今后或许会有更多举措公布。

  以混改方式开展业务

  国家电网日前提出,会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开展增量配电投资业务,具体来说,要以省级电力公司作为投资主体,与符合条件的社会资本合作成立混合所有制供电公司,通过参加招标等市场化方式争取成为试点项目业主。对国家电网公司投资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供电公司,做好信息公开工作。

  业界普遍认为,增量配电就是指除了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存量资产之外的,由其他企业投资、建设或运营的配电网。但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诸多历史原因,我国还有部分配电网目前由国家电网运营,但产权归地方政府所有,这也是增量配电的一部分。

  他解释称,在早些年间,我国广泛建设工业园区和开发区,需要电网进行输电、供电支持,大量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就用政府资金建设电网,再交由国家电网运营,但地方政府保留产权所有。

  去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社会资本投资配电业务,探索社会资本投资配电业务的有效途径,逐步向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放开增量配电投资业务,鼓励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发展配电业务。这意味着,工业园区内的增量配电业务原本由国家电网运营,现在可以向社会资本开放。

  韩晓平进一步解释称,工业园区和开发区往往聚集了大量企业,用电量、用热量巨大,是极佳的能源市场。在增量配电业务向社会资本开放后,从园区的角度来说,或将更倾向于选择服务态度好的民企来经营,而从国家电网的角度来说,全国上千个园区的输配电业务涉及金额过大,无法斥资买断,便只能以混合所有制的方式,让省级子公司与社会资本开展合作,抢占市场份额。

  或成首家公布混改方案央企

  实际上,国家电网此次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开展增量配电投资业务之所以备受关注,也与我国混合所有制改革长期引而不发有关。今年9月底,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主持召开专题会,研究部署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相关工作,东航集团、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企业就列入第一批试点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实施方案做了详细介绍。当时业界普遍认为,上述6家企业正式成为我国第一批混改试点企业。

  到了今年11月11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公开表示,我国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选择了7家企业或项目,开展第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这些领域与9月时公布的企业名单不谋而合,同时,由于电信业与民生关系最为密切,业界传言,中国联通将成为第一家公布混改方案的试点企业,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将入股。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今年9月业界盛传的第一批混改试点企业不一定是完整版本,虽然电力行业当时只有南方电网入围,但不排除国家电网随后被列入试点名单的可能性。

  对此,有专家进一步指出,本次以混合所有制开展业务的经验有望被集团借鉴,被运用在集团整体的混改方案中。

  仍需加强民企话语权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我国电力企业的混改步伐在明显加速,但也显露出了些许“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态势。专家称,由于我国电力需求增速持续下滑,电力企业对混改寄予很大希望,早在2014年,国家电网相关负责人就曾表态,正在积极制定混改的相关具体方案,预计将在直流特高压、抽水蓄能电站等领域进行混改。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在2014年初也曾表示,愿意开启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开发1/3的股权允许民资参股,不过这一消息随后就没了下文。

  对于这一现象,韩晓平指出,电力企业进行混改的一大难点还在于吸引民资。他表示,现在电厂建设、电网设计、电站运营等各个环节都基本被电力央企“掌握”,部分民营企业会认为,即使能够持股,但如果无法获得话语权,既无法参与发电、输电的环节,也无法十分明晰地了解相关投资收益率,担心只能“陪太子读书”。正因如此,目前民营企业主要徘徊在小水电厂等投资、风险相对较低的领域,电企的混改还有待加速。

  实际上,不仅是电力行业,目前所有行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进程都较为缓慢。李锦表示,一方面,混合所有制改革聚焦将社会资本引进国企、开放垄断企业和员工持股等具体问题,都是国企改革中最艰深的地带,因此国家部委也格外慎重。另一方面,收益率也确实是影响混改进程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交通方面,由于目前铁路的票价核算系统尚未对外开放,社会资本一旦进入铁路建设后,收益率也不明晰,因此许多民企投资后又撤资,交通领域的混改已经进入瓶颈。对于上述情况,李锦建议称,首先要把混改企业的国有股权比例降下来,在股权上给民企更多让利,此外,也要保障社会资本的话语权,“只有让社会资本在国企的经营方针上说得上话,能够和国企公平相处、竞争,这样的混改才算是成功了第一步”,李锦说。

责任编辑:强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