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财经频道  >  新编心作
搜 索
[推荐]掏钱包or手机?无现金社会离我们还有多远
2017-05-30 16:18: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东北网财经频道消息 近日,马云在与武汉市主要领导座谈时提出,希望将武汉打造成为“无现金城市”和“智慧出行城市”的标杆。马云还曾在微博上直接喊话:五年内将实现我国全面进入无现金社会。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70%的网友认为现金已不是生活必需品。无现金社会究竟离我们有多远呢?

  在“互联网+”的时代,现金在社会中发挥的作用都变得越来越不那么重要,无现金的电子支付已成为互联网时代技术改变生活的一种趋势。

  众所周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无现金社会”也曾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虽然对到来的时间、实现的条件等存在一些分歧,但是,对“无现金社会”的认知却是完全一致,都认为“无现金社会”总有一天会到来。

  微信支付推“8.8无现金日”

  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无现金”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消费消费潮流。“无现金社会”的现象之所以引人关注,主要是由于近年来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发展迅猛,覆盖了人们的衣食住行。在中国,“无现金日”由微信支付于2015年发起,定于每年8月8日,是全球首个移动支付节日。

  “无现金社会”正在成为可能

  2016年,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发表题为《移动支付普及中国跳过信用卡走向无现金社会》的报道称,《金融时报》旗下“投资参考”公布了一组调查:98.3%的受访中国人在过去3个月使用了移动支付平台,远多于使用信用卡(45.5%)、借记卡(30%)和现金(79%)的人。福耀玻璃集团掌门人曹德旺认为,无现金社会肯定是一个大趋势,但如何实现、什么时候实现,相信还要一段时间。“我们用现金的社会大概是两百多年,我们改变一种工具,消灭现金,我相信需要一两百年。”

  尊重所有人群消费习惯

  无现金社会已然在路上,但是否所有人都欢迎、都适应,依然是个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无现金社会需要解决一个问题:老年人尤其是高龄老年人对信用卡及移动支付手段的可靠性存有很大的不信任感,还有的不会使用移动支付,需要针对性地拿出切实可行的宣传推介、指导使用等办法来推动老年人使用。因此即使是无现金社会,人们应该自愿选择是用纸币还是用应用进行支付。

  政府出台相关法律和行业标准

  相关部门需要完善和支付相关的相关法律和行业标准。与此同时,根据各种支付发展的形势做好监管工作,强化执法力度,保持对网络金融犯罪高压打击态势,维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

  企业提升无现金支付的安全性和便捷性

  电信诈骗已经成为许多人使用移动支付时的隐忧。有学者介绍,我国的无现金支付技术还存在不少安全漏洞,身份证与手机验证码的安全验证技术并不能完全保障无现金支付的绝对安全。因此,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推进平等、多元的无现金支付体系建设,建设安全有序的“无现金社会”。

  “无现金社会”并不是消灭现金

  “无现金社会”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和民众消费习惯。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也表示,“无现金社会并不是指整个社会完全没有现金,而是指一种以电子支付为主的经济模式,全社会现金使用率极低,人们可以无障碍地使用电子支付方式进行消费。”

  丹麦:或将率先迈入“无现金”社会

  如果说国内“无现金化”是进行时的话,敢大胆宣称完全进入“无现金社会”(cashless society)的国家,还是只有丹麦。

  2016年6月3日,丹麦政府正式宣布,除医院、药房和邮局等关键服务机构外,其他商业店面有权取消收银机,只接受电子货币。在此之前,丹麦中央银行也“任性”地宣布,从2015年开始停止发行纸币和硬币。

  据挪威中央银行统计,2015年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居民在支付活动中使用现金的比例不到6%,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仍然高达47%。全国超过80%的交易通过金融卡、信用卡、记账卡等方式实现。而在移动支付当面,全国约40%的人口使用MobilePay服务。

  在丹麦,从百货商店到传统市场,从高级餐馆到路边摊,没有为店铺配备移动支付设备的老板很可能会被丹麦大爷揪领子。

  因此很多商店不设专门的收银员,甚至直接在读卡器旁写上支付账号,让顾客用手机软件转账。读卡器制造商iZettle也借此在丹麦大力开展针对MasterCard和Visa的移动支付服务。

  丹麦银行家协会执行理事迈克尔·巴斯克-杰普森(Michael Busk-Jepsen)表示:“没有现金的设备不再只存在于想象之中,而是成为了一种可以在合理时间范围内实现的愿景。”

  丹麦能成为“无现金社会”,也其自身社会特征决定的。作为一个人力成本高昂的北欧国家,丹麦政府显然更希望用移动支付设备取代收银员这个职业。

  另外,完善的网络建设、严苛的金融制度以及高信任度的社会氛围,也是丹麦移动支付“挤走”现金支付方式的内在原因。这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亟待完善的移动支付条件。

  移动支付跳级生:中国

  尽管还没有底气自称“无现金社会”,但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也引起一阵支付方式地震,余震甚至传到美国硅谷。

  聊天应用Kik Messenger的创始人Ted Livingston这样描述微信:“聊天正成为用户日常生活的操作系统,这一点非常酷。走到自动售货机前,订购食品,约车:聊天能够支持这些互动,这就是我们在微信上看到的景象。”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6年第1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5.97万亿元,同比增长111.02%。中国消费者对移动支付方式的使用习惯正在积极养成中。

  随着手机支付客户端的推广普及,加上提供扫码收款服务的商家数量持续上升,我国手机支付的用户数量快速增长。特别是餐馆、超市、商场等线下场景的业务增长,使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迎来快速发展期。

  而“无现金日”、“天天立减”这类宣传活动的连番推广,也不断吸纳着新的客户拥抱移动支付。而借微信极广的客户年龄层,无论是年青人的时尚消费还是大爷大妈去市场买菜,移动支付拥有巨大的潜在客户基数。

  市场调研公司Stratechery创始人本·汤普森(Ben Thompson)认为,移动支付的蓬勃发展,源于中国人的“手机依赖症”:

  “美国是全球最先推出信用卡的国家,每一位美国人都拥有PC。但是在中国,每个人都在一直使用手机。这等于是中国跨越了PC和信用卡时代,直接在移动商务和移动支付上处于领先。”

  【瑞典:现金交易只占交易总额的2%】在瑞典,“不收现金”近年来正被越来越多的商家和公共服务机构所采用。根据瑞典央行的数据,2016年现金交易只占交易总额的2%,预计到2020年将下降到0.5%。据瑞典中央银行统计,瑞典十大银行在全国共有1400个营业网点,截至2016年,其中852个网点已全面取消现金服务业务。

  【韩国:拟2020年彻底淘汰硬币】2016年12月1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加大力度减少流通中的硬币,目标是到2020年让硬币彻底退出流通,这是韩国朝着“无现金社会”方向前进的第一步。根据这一计划,消费者可将手中的零钱寸入“T-money”交通卡,这种卡与中国的“一卡通”类似,可用来支付地铁票价、搭乘出租车,并且在韩国的3万家便利店购物。韩国是全球对现金依赖最少的国家之一,也是信用卡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平均每1.9人拥有一张信用卡。

  说了这么多,不带现金怎么还是心慌慌?

  移动支付的优势众所周知,但对于一些拥护现金消费的“守旧派”来说,这些都没法成为不带现金的理由。采访了一些“对出门必须带300块以上的现金”消费者,列出了一些他们的担心:

  1、手机损坏

  2、商家移动支付设备损坏

  3、大面积停电

  4、支付信息被盗用

       5、老年人不具备相应知识技能

20151113104147_9496_meitu_6

  “无现金社会”如何实现用起来无忧

  “扫一扫”完成转账、节约社会资源、杜绝假币坑人、减少疾病传播、甚至可能降低犯罪率,完全实现数字货币取代纸质货币的“无现金社会”,确实“看上去很美”。但是,越来越近的无现金社会如何实现“用上去无忧”、真正趋利避害,不仅是理想照进现实的跨时代问题,也是有关部门和企业需要提前考量、防微杜渐的。

  易被忽视的“不适者”

  无现金社会已然在路上,但是否所有人都欢迎、都适应,依然是个问题。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就表示,中国有近14亿人口,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生活在农村,而且中国东西差距和城乡差距大,如果全部改成电子货币,很多人不一定能学会。

  60岁的济南市民董先生告诉记者,对年龄偏大且不会新科技的人来说,所谓的无现金社会离他们就太远了。前不久,他想参加某超市的优惠活动,被要求必须手机支付,让不会用的他非常失望。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无现金社会需要解决一个问题:老年人尤其是高龄老年人对信用卡及移动支付手段的可靠性存有很大的不信任感,还有的不会使用移动支付,需要针对性地拿出切实可行的宣传推介、指导使用等办法来推动老年人使用。否则,无现金社会的便利会给另一类人群带来不利。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宋科表示,农民、老年人、孩子以及其他低收入、低知识水平和低信息技术接受度的人群大量存在,会受到新支付技术的排挤,失去分享高效率金融技术的机会,如果应对不当,可能导致新的社会不公平和贫富分化,这与我国当前大力推动的普惠金融发展导向不符。

  支付安全如何真“靠谱”

  北京市民程志前不久刚刚遭遇了社交媒体盗号而造成的经济损失,他说,“我的一个第三方支付软件是绑定社会媒体账号的,这下子被别人把电子钱包里的钱都刷掉了。”

  据了解,像这样由于社交媒体盗用、短信木马链接、骗取验证码等手段而造成的电信诈骗,已经成为许多人使用移动支付时的隐忧。有学者介绍,我国的无现金支付技术还存在不少安全漏洞,身份证与手机验证码的安全验证技术并不能完全保障无现金支付的安全性。

  一位基层经侦警察告诉记者,犯罪分子利用安全漏洞盗窃或伪造他人身份,无现金消费者往往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账号已被破解,钱款也在网络世界里瞬间消失。反之,现金却是相对安全的。

  “由于电子支付的每一笔交易都能被追踪,这极易导致个人隐私受到侵犯。事实上,近年来不断攀升的电子支付和网上银行诈骗案发率,即是全面实现无现金社会必须面临的挑战。”刘俊海说。

  山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建议,监管部门须用制度、技术和法治建立起风险防控体系,搭建令消费者放心的“安全网”,提升无现金支付的安全性和便捷性。首先,相关职能部门应建立实时、动态的安全监控和预警机制,同时,网络技术服务商应筑牢防护墙,提供安全支付环境。其次,要尽快出台相关法律和行业标准,保障公民的隐私安全和账户安全,有效减少隐私泄露和经济损失,要依法严惩利用移动支付通道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

  去现金化将是个长期过程

  专家学者介绍,在信用货币时代,一国或者地区的货币当局出于安全和成本的考虑,普遍希望能够减少现金的使用。去现金化客观上是一个需求推动的过程。近年来,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下,银行卡、电子货币、网络银行以及第三方支付等的兴起,全球范围内去现金化进程不断加速。委内瑞拉、印度等国家的废除纸币的行为就是其中的极端案例。

  宋科认为,“去现金化是一个逐步减少现金使用的长期过程,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理想状态的无现金社会很难实现。我国目前并不具备完全进入无现金社会的条件。”

  他认为,对于央行而言,一方面出于反洗钱、反腐败、防诈骗、降成本等目的,除了传统的技术创新之外,需要主动加快去现金化进程。比如,近来央行加大力度推进数字货币的研究,而且已经取得不小的成果。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的迅速发展也迫使央行被动减少现金的投放,客观上推动了去现金化进程。

  在这过程当中,主要问题在于:首先,数字货币依托的底层技术尚未大规模运用,需要在安全和实用性上多下功夫;其次,新支付媒介的出现客观上需要对现有的交易、清算和支付系统进行重新改造,相关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尚需时日;最后,流通中现金的减少甚至消失,会对现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形成冲击,但是究竟能有多大影响,难以把握。

  “加之新支付媒介的出现很难在短时间内打破居民现有的现金交易习惯和交易网络,而且,如果全面实现无现金化,居民和企业将失去通过保留现金来应对可能出现的负利率对本金的侵蚀。这也会形成对无现金化进程的排斥。”宋科说。

资料来源于:新华社、腾讯财经、爱范儿等

责任编辑:强锐